<code id="8TxaIO"><thead id="8TxaIO"></thead></code>





  • <table id="8TxaIO"></table>
    <details id="8TxaIO"><col id="8TxaIO"></col></details>




    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  故事

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民间故事 > 

        赖子诈钱

       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老梗

          关家村里有个后生名叫关玉来帽惩,常常借机讹人钱财帽惩,乡邻们恨透了他帽惩,干脆叫他赖子。

          这天帽惩,赖子正在村里闲逛帽惩,忽然听到大槐树下有人吆喝:“换盘子换碗帽惩,换针头线脑啦——”原来是小货郎来了。他心头一喜帽惩,走到大槐树下帽惩,伸长脖子看起来。

          那货郎名叫崔大明帽惩,就住在邻村帽惩,时常到关家村来帽惩,也晓得这赖子不是好人帽惩,见他奔着自己来了帽惩,推起车就要走。赖子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车帽惩,不怀好意地说:“我被你吆喝出来了帽惩,你咋就要走?”

          崔大明只得放下车子帽惩,赔着笑脸问:“你想买啥?”赖子拿起一个人模看了看帽惩,问道:“这是谁啊?”崔大明说:“这位是关老爷。”

          赖子顿时变了脸色帽惩,他一把揪住崔大明的领子帽惩,恶狠狠地说:“你怎敢把我爹做得这么丑?”崔大明愣住了。赖子大声说道:“你丑化我爹帽惩,这就是骂我家先人呢帽惩,我绝不放过你!走帽惩,咱见官去!”

          崔大明也是个倔主儿帽惩,见赖子这么不讲理帽惩,脖子一梗帽惩,说道:“见官就见官帽惩,我还怕了你?”他把货车托付给一位乡亲照看帽惩,跟赖子拉拉扯扯地来到了衙门前。

          鸣冤鼓一响帽惩,吴县令赶紧升堂帽惩,对着崔大明和赖子问道:“你俩为何事争上堂来?”赖子抢先说:“他辱骂我家先人。”崔大明忙辩解道:“我没骂!”赖子呈上那个人模帽惩,说:“这就是证据!”

          吴县令接过人模一看帽惩,也是如堕雾中。那人模帽惩,乃是小孩子的一种玩具帽惩,先将戏剧人物凸雕在木头上帽惩,再在胶泥上压印帽惩,而后上炉烧制帽惩,出来的砖模则是凹的帽惩,用来卖给孩子。孩子们再用胶泥往上印帽惩,出来的人物则又凸着帽惩,活灵活现。孩子们用这人模表演戏剧故事帽惩,却也是乐在其中。吴县令看着巴掌大小的人模帽惩,怎么也想不明白它怎么就变成了骂人的证据帽惩,于是问赖子:“关玉来帽惩,崔大明卖这个人模帽惩,怎么就骂你家先人了?”

          赖子行了个礼帽惩,然后说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帽惩,草民的家父名叫关岳帽惩,乃是洪家班的当家武生帽惩,最擅长演的就是关公戏帽惩,人送外号美云长。崔大明做的这个人模帽惩,就是照着我爹的样子做的帽惩,可他故意把我爹的脸给做坏了。”

          吴县令凑近一看帽惩,那人模实在太小帽惩,还是个关公的全身像帽惩,那脸小得只有蚕豆大帽惩,看不出哪儿做坏了。赖子却说帽惩,拿块胶泥来帽惩,一试便知。吴县令就让差役去寻块胶泥。

          不一会儿帽惩,差役就寻回了一块胶泥帽惩,赖子亲自动手帽惩,把胶泥摔熟了帽惩,按到人模里帽惩,再取出来帽惩,呈给吴县令。吴县令一看帽惩,关公的额头上有个绿豆般大小的疙瘩帽惩,很是丑陋。赖子说:“大人看清楚了吧?他这是丑化我爹呢帽惩,可比骂我还扎心啊。让他赔我帽惩,那是理所当然吧?”

          崔大明喊道:“大老爷帽惩,我冤呐!我没看过戏帽惩,我也不知道是他爹演的关公帽惩,我更没丑化他呀!”

          吴县令问道:“你没看过戏?”崔大明点了点头。吴县令说:“走帽惩,我带你看戏去!”

          城里有家戏园子帽惩,今天正好要演《三英战吕布》。吴县令带着崔大明和赖子来到戏园子帽惩,寻了个位置坐好帽惩,不一会儿帽惩,戏就开场了。台上演得精彩帽惩,台下看得着迷帽惩,叫好喝彩声不断。待戏演完了帽惩,戏子出来谢幕帽惩,观众们不觉哄笑起来帽惩,因为台上出现了四个关公。

          吴县令问赖子:“你看这四个关公帽惩,哪一个是刚才戏里的关公?”赖子哪里认得帽惩,胡乱指了一个。吴县令喝道:“这么大的人你都认不出帽惩,那么小的人模却认得帽惩,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?你爹能演关公帽惩,别人也能演关公帽惩,怎么就说人模上的关公是你爹演的?我看你就是想讹人钱财!”

          赖子狡辩道:“大老爷帽惩,在我心里帽惩,就我爹演的关公最好!我看到关公帽惩,就想到那是我爹!”

          吴县令给气乐了:“你倒真能狡辩!我估摸着帽惩,你是想讹他的钱财帽惩,于是在关公的额头上抠了一个小坑。你的手指甲里若有红砖末帽惩,看我不打断你的腿!”吴县令喊过衙役来一验帽惩,赖子的手指甲里果然有一点红砖末帽惩,正是人模上的。

          赖子见吴县令脸色难看帽惩,知道自己被拆穿了帽惩,慌忙跪倒帽惩,连磕了三个响头帽惩,说道:“大老爷帽惩,大老爷帽惩,只因草民一时糊涂帽惩,犯下错事帽惩,还请大老爷宽恕一次吧。”

          吴县令哪听他这个呀帽惩,命衙役把他拉到县衙门前帽惩,打了二十大板。这二十大板下去帽惩,赖子皮开肉绽帽惩,只差骨头没断了。钱没讹着帽惩,反倒被打成这样帽惩,赖子恨得咬牙切齿。

          赖子在炕上躺了三个月帽惩,这才能下地。

          这三个月里帽惩,赖子一直在琢磨着该怎么报仇。刚一下地帽惩,他就急着去找崔大明。此时帽惩,崔大明正推着货车想出门帽惩,就见赖子笑嘻嘻地凑过来帽惩,讥笑道:“哟帽惩,货郎又要出门啊?来帽惩,先让我挑挑有啥好东西!”

          上回吴县令把赖子给斗败了帽惩,崔大明现在有了底气帽惩,他取笑道:“哟帽惩,这么快就好啦?不在家好好养着帽惩,又出来找事儿帽惩,不是想再挨回板子吧?”

          赖子胸有成竹地说:“就是挨了板子帽惩,我也得讨回看病的钱呀。”他从货车上拿起几个人模帽惩,看了看帽惩,发现其中有两个是关公的帽惩,当即如获至宝帽惩,大声道帽惩,“你敢骂我家先人?走帽惩,咱们见官去!”

          崔大明冷冷地说:“见就见帽惩,谁怕你!”两个人拉拉扯扯地又来到了县衙前。

          吴县令听到鸣冤鼓响帽惩,赶紧升堂。待见到崔大明和赖子来到堂上帽惩,心下也不觉一愣:怎么又是这两个人?他一拍惊堂木帽惩,问道:“你二人所为何事?”

          赖子说道:“大老爷帽惩,他骂我先人。”

          吴县令问:“怎么骂了?”赖子就把两个人模呈上了。

          吴县令接过来一看帽惩,还是两个关公的人模呀帽惩,仔细地看了看帽惩,也没看出有啥异样。但他也深知帽惩,这个赖子很能狡辩帽惩,于是留了几分神帽惩,不紧不慢地问道:“他怎么骂你先人了?”

          赖子振振有词道:“大老爷帽惩,书中记载帽惩,我家先人关羽关云长帽惩,身长九尺帽惩,那是个伟岸的汉子呀。可他却把我家先人做成了三寸丁帽惩,这不是辱骂了我家先人吗?还请大老爷给草民做主!”

          吴县令惊讶地问道:“关老爷是你家先人?”

          赖子正色道:“正是。”

          吴县令狠狠地一拍惊堂木:“好你个关玉来!你先人关羽和关平败走麦城帽惩,被吕蒙的部下潘璋和马忠捉到帽惩,送往东吴。吴主孙权下令斩杀了二人帽惩,尸身留在东吴帽惩,头颅却送往许都。自此两人身首异处帽惩,想来都令人唏嘘。你身为他的后人帽惩,看他被围却不救帽惩,见他被擒却不冲帽惩,见他赴死却逃命帽惩,如此不忠不义不孝帽惩,还不该死吗?来人帽惩,把他推出辕门帽惩,斩了!”

          赖子一听帽惩,吓得“咕咚”一声跪倒在地帽惩,大声喊道:“大老爷帽惩,那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!那时候帽惩,我还没出生呢。他的死帽惩,跟我毫不相干呀!”

          吴县令怒道:“他的死都跟你毫不相干帽惩,他在人模里被做成啥样帽惩,又与你何干?拿不相干的事来讹人钱财帽惩,实在可恶!来人帽惩,打他二十大板!”

          他令签一扔帽惩,衙役们又把赖子拉下大堂帽惩,打了二十大板。

          赖子这才知道帽惩,吴县令饱读诗书帽惩,思维敏捷帽惩,他绝对不是人家的对手帽惩,再来也只能是自取其辱帽惩,白受了皮肉之苦帽惩,还占不到半分便宜。打那以后帽惩,赖子再也不敢耍赖讹钱了。

        Tags: 赖子 诈钱

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minjian/155753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  人赞过

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    <code id="8TxaIO"><thead id="8TxaIO"></thead></code>





      1. <table id="8TxaIO"></table>
        <details id="8TxaIO"><col id="8TxaIO"></col></details>